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資訊 > 媒體視線
視力保護:
在葛洲壩、三峽大壩建設一線奮斗十多年,部級勞模廣勝霞:
三峽晚報:青春獻給大壩 自豪留在心底
日期:2019-09-02 訪問次數: 字號:[ ]

    (三峽晚報 記者朱延筠 報道)7月29日上午,央視朝聞天下節目《新中國的第一》欄目播放了《萬里長江第一壩——葛洲壩》,稱葛洲壩為“20世紀中國水電發展史上的里程碑”;8月1日,中央廣播電視總臺中國之聲推出特別策劃《共和國超級工程》,首篇推出《三峽工程》。
  在家收看了這兩期節目的中國能建葛洲壩三峽建設公司退休部級勞模廣勝霞,內心比其他人多了一份特殊的情懷——葛洲壩和三峽大壩都是她曾工作過的地方,她的青春、一生中最美好的年華都獻給了這兩座宏偉的大國巨制。回想起在葛洲壩、三峽大壩的混凝土澆筑倉里澆灌一管管銅水的經歷,至今仍熱淚盈眶。
  初出茅廬就參與葛洲壩建設
  1965年出生的廣勝霞,初中畢業就當了氧焊工。廣勝霞回憶,上世紀80年代,青年男女找工作不像現在以腦力勞動為主,絕大部分都是到一線當工人。1983年,廣勝霞進入原葛洲壩集團一公司,成了一名氧焊工學徒。“第一份工作就是在葛洲壩的澆筑倉燒止水銅,最開始有師傅帶,教你怎么澆灌混凝土中間的細縫。”廣勝霞稱,當時工作環境十分艱苦,每天早上就要進倉,到晚上六七點才能回家。“冬天還好一點,但到了夏天就熱得受不了,尤其是室外作業,銅水的溫度能達到2000℃,衣服都沒辦法汗濕,因為汗都蒸發了。”
  廣勝霞參與葛洲壩建設的時候,葛洲壩工程已經接近尾聲,那時,無論是電視、廣播、人們交談,話題總圍著葛洲壩打轉,每個人談起葛洲壩,無不為這萬里長江第一壩驚嘆。“當時耳邊聽到的都是葛洲壩有多么了不起,非常偉大,但我那時候太小,還感受不到。”廣勝霞笑著說,剛工作的時候她才十八九歲,還不懂“榮譽感”究竟是一種怎樣的感情,只知道埋頭工作,跟著師傅、同事們在澆筑倉里一倉一倉的澆灌。“那時候只想著把工作做好。”
  在三峽大壩建設一線奮斗十年
  真正讓廣勝霞內心澎湃的是十年后再回宜昌參與三峽大壩的建設。1986年,廣勝霞在葛洲壩的工作告一段落,奔赴廣西修筑當地的大壩,但隨著三峽大壩的修建被提上議程,遠在廣西的廣勝霞也知道了——家鄉宜昌即將崛起世紀工程。“那時候就會想,如果能參與三峽工程的建設就好了。”1996年,機會來了,廣勝霞被調回宜昌參與三峽大壩建設。那一年,31歲的廣勝霞已經不是初出茅廬的學徒工,成了氧焊師傅,有了自己的徒弟,也懂得了什么叫“榮耀”,站上三峽大壩的一瞬間,她內心的自豪感油然而生。“在三峽大壩工作也很艱苦,每天起早貪黑,除了中午吃飯外幾乎都在工作,但那時候對‘世紀工程’已經有了概念,有一種在為一座偉大工程添磚加瓦的自豪感。”廣勝霞說。在三峽大壩工作期間,她時常要吊在幾十米高的混凝土倉上,頂著大太陽澆筑,要么就是蹲在倉里,一天蹲上十個小時。最難受的是高溫,即使是盛夏,她也要穿著兩件厚厚的工裝,因為銅水實在太燙,穿得厚實雖然悶熱難耐,但能避免燙傷。“銅水有時候會濺出來,一旦沾在手上、腳上甩都甩不掉,燙得要命,只要是做氧焊工的,沒有不被燙過的。”廣勝霞記憶最深的一次,銅水濺到了她的鞋子上,鞋子當場就“化了”,當晚她的腳腫成了包子,但第二天還是堅持上工。“現在回想起來很辛苦,但那時候沒人覺得苦,大家都覺得能參與三峽工程建設是一種光榮。”
  1999年4月,廣勝霞被中華全國總工會授予“五一勞動獎章”榮譽稱號。而從1996年到2006年,廣勝霞在三峽大壩一線工作了整整十年。她回憶,十年間,她每天待在澆筑倉里,看不到三峽大壩的全貌,只從廣播、電視中知道三峽大壩建成后舉世無雙。每天早上,廣勝霞坐在班車里,都能看到一輛又一輛旅游大巴與她同行。一想到這些旅游大巴里坐著的是全國、全世界的游客,他們慕名來看三峽大壩,自豪感就在她內心翻涌。三峽工程完工后,廣勝霞曾專程到三峽大壩旅游區,作為一名普通游客站在壇子嶺上俯瞰宏偉的大壩,忍不住感嘆:原來三峽大壩的全貌是這樣的!“真的非常自豪,尤其聽到游客們稱贊大壩,我內心的激動完全無法抑制!”她說。
  如今,廣勝霞已經退休,手腳上仍然留著被燙過的疤,視力也退化得厲害,年輕時長期對著炙熱的銅水留下了后遺癥。即便如此,每當看到電視里播放葛洲壩、三峽大壩的畫面,或者走在路上,聽到有人談到葛洲壩、三峽大壩,總會不自覺地豎起耳朵,偷偷聽一聽,曾參與過兩座大壩的建設的自豪感止不住地升起。“都說一生只有一次,但一想到我的半生獻給了葛洲壩和三峽大壩的建設就非常自豪,葛洲壩和三峽大壩是我奮斗過的見證。”廣勝霞說。
打印】 【關閉



     
安徽快三一定牛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