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資訊 > 媒體視線
視力保護:
工人日報:包曉聰:砼者自醫
日期:2019-10-11 訪問次數: 字號:[ ]
  在川滇交界的金沙江河道上,由中國能建葛洲壩集團主力承建的烏東德水電站,現場機器轟鳴、馬達如歌,人來人往隨處可見忙碌的身影,施工人員都在各自的崗位上忙碌著。這座引領中國水電建設新征程的中國第四、世界第七大水電站,正值混凝土、滲控、金結三大專業施工高峰期,并即將迎來導流洞下閘封堵、大壩擋水、中孔過流等重要節點。
  在這橫斷山深處,高山峽谷間,有這樣一位葛洲壩人,二十年如一日,從三峽到向家壩再到烏東德,始終堅守在中國水電建設的第一線。他就是中國能建葛洲壩集團烏東德施工局混凝土工程處專業師——包曉聰。

  混凝土施工一線的釘子
  “包師傅,又帶著胰島素去工地呀,昨天晚上下暴雨,你在前方加班到12點,今天上午就休息休息唄,要注意身體呀”。“不行呀,這個月大壩混凝土澆筑方量要突破10萬方,力爭突破新的記錄,這離月底沒幾天,不敢歇啊!”說罷,他匆匆登上車。
  這樣的對話包曉聰已經記不得有過多少次了,雖然身患糖尿病,但為保證工程進度,他始終帶病堅守在施工一線,每天早上6點半,用保溫杯裝著胰島素上工地在餐前注射,一直忙到晚上10點左右才回宿舍,自到烏東德工作期間,每天便是如此。
  烏東德水電站大壩主體厚高比只有0.19,是世界上最薄的300米級拱壩,必須保證大壩沒有一條裂縫。但壩址地處金沙江干熱河谷地區,環境溫度高,內外溫差大,極易產生混凝土溫度裂縫。
  為了澆筑出一座“無縫大壩”,包曉聰在前方經常一呆就是17、18個小時,工裝往往是濕了又干,干了又濕。特別是在夏季,傾盆暴雨毫無征兆的說來就來,有時候天剛剛擦黑,包曉聰正準備下班時,悶雷就在天邊炸響,豆大的雨滴砸下來,考慮到白天澆筑的混凝土還未凝固,暴雨沖刷將極大影響混凝土成型質量,包曉聰總是第一時間帶領同事們拉雨布、遮倉蓋,雨停后他再組織人員去除積水,等一切都忙完了,已到深夜。正是這樣像“釘子”一樣的堅守,才保證了烏東德水電站大壩混凝土澆筑至今未產生一條溫度裂縫。
  有年輕的同事曾經問包曉聰,像他這樣,二十年如一日的堅守在施工一線,苦不苦?累不累?包曉聰總是說:“水電建設總是與苦和累為伴,既然選擇了從事水電建設,就要能忍受;作為一名共產黨員,就必須不怕苦,不怕累,任何事都要沖在最前面,用自己的行動去感染其他一線的施工人員,帶領大家為大國重器的建設貢獻力量。”
  對家人感到愧疚的游子
  水電工程大多在人跡罕至的深山峽谷,20年來,包曉聰遠離家人,常年在外,聚少離多。“我先后參加了三峽、向家壩、烏東德這三座水電站的建設,我感到非常驕傲和自豪,對于國家水電事業的建設,我無愧于心。不過在家庭這方面,尤其是對父母和妻兒,內心歉疚許多。”他沉默片刻,又說道,“既然從事了水電行業,不光是我一個人,所有的水電建設者,都對家庭有一份虧欠,顧全了大家,犧牲了小家。”
  包曉聰的母親年事已高,經常生病住院,作為兒子的他難以回家照顧母親,只能委托妻子或其他親戚幫忙照顧,而且就算請假回家了,也只能待幾天,等母親情況穩定了,就要返回工地。而且,前幾年妻子生病做手術,包曉聰當時正忙于向家壩水電站壩基大規模不良地質體的處理,難以抽身離開工地,沒有陪在妻子身邊。妻子每次提到這件事都會埋怨他一番,不過包曉聰知道,妻子雖然有時候嘴上不饒人,但是在心里對他的工作還是百分之百的支持。
  每次說到這些,包曉聰都有些哽咽,他希望以后能夠把工作家庭兩手抓,大家要好好建設,自己的小家也要好好經營,等烏東德水電站主體完工了就休息一段時間,彌補一下對家人的虧欠。
  新時代水電建設者的榜樣
  今年八月,烏東德施工局迎來了一批剛畢業的大學生職工,對于這一批新時代的水電建設者,作為老員工包曉聰也表達了自己的一些期待,并給了一些建議。
  “參加工作20年了,我是在不斷地成長進步,對于新員工,在工作中還要不斷的學習,向師傅學習,向老員工學習,新員工理論知識比我們強,不過要把理論與實際相結合,這樣才能為中國水電的建設出一份力;一定要有責任心,干一行愛一行,來到烏東德施工局這樣地域偏遠、環境艱苦的水電站工作十分不易,要下得了基層,更要留得住;一定要愛惜自己的身體,身體是革命的本錢,多跟父母通通電話,兒女在外,不能讓父母擔心”。
  說罷,接受完采訪的包曉聰便前往烏東德大壩倉面,繼續開始他的工作,和工友們為創造大壩混凝土單月澆筑的新紀錄努力著……
  媒體鏈接:http://web.app.workercn.cn/news.html?aid=90261&from=singlemessage
打印】 【關閉



     
安徽快三一定牛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